宁乡网-红网宁乡站-宁乡教育_宁乡在线_湖南宁乡宁乡县人民政府 - 大奖娱乐官方网站 www.18dj18.com_大奖娱乐官网下载
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
当前位置:宁乡网首页 > 文化 > 沩水视窗 > 正文

探寻钟杰烈士二三事


来源: 今日宁乡  |  2017-06-30 09:09:56   作者:文/图 魏枫
宁乡网—今日宁乡讯(文/图 记者 魏枫)在中国共产党诞生96周年之际,为了缅怀那些为了党的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的英烈,记者辗转于县档案局和东湖塘镇,挖掘靳水地区游击队队长、革命烈士钟杰鲜为人知的故事。 钟亮朋(左)和钟政华(右)在钟杰墓碑旁。 86岁女儿讲述父亲的一生 在东湖塘镇相邻的湘乡市大湖村,记者见到了钟俊英。现年86岁的钟俊英耳聪目明,是钟杰唯一健在的子女。 钟俊英告诉记者,父亲钟杰出生于一个乡村小中药商之家。幼年读过几年私塾,后在父亲开的药铺当店员。1926年春,在家乡参加秘密农协小组,成为当地农协骨干。同年夏,被推举为宁乡县五都东湖塘农民协会委员长。他立即发动农民组织纠察队,开展斗争土豪劣绅、减租减息、禁烟禁赌等革命活动。1927年初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“马日事变”后,参加县工农武装,转移到益阳、宁乡交界的大沩山坚持斗争,并参加“沩山起义”。1930年春,奉中共宁乡县委指示,回宁乡靳水重建地下工农武装。通过组织工农骨干多次袭击反动团防武装,夺得一批武器后,正式在靳水地区成立一支游击队,任队长。1930年10月至1931年,领导扩大后的游击队,以雪峰山为根据地,四处打击敌人。1932年2月,在长沙由于叛徒的出卖不幸被捕。4月7日,被杀害于宁乡县黄材。 钟俊英说,她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,一共六姊妹。由于父亲是游击队队长,是在雪峰山一带神出鬼没的“山老虫”,国民党反动派除了悬赏五百块大洋到处捉拿外,还不时潜入到东湖塘在此山村杉山里(现为东湖塘社区)的居住地,抓捕他的亲属。 “国民党将我娘和我抓进牢的时候,我还不到一岁,还在娘的怀里吃奶。”钟俊英回忆,“这是后来娘告诉我的,娘说,为了躲避国民党的搜捕,她带着年幼的我在外讨米度日。有一次偷偷地回家,却不敢进屋,也不敢去熟人家,怕连累人家,只好抱着我躲在屋后的田角落里,宿了三夜,寒霜冷冻,好可怜啊!” 因为国民党只要是与钟杰家有瓜葛的人都抓,所以地方上的人都不敢接近钟杰的家人。但有一个人却是例外,她叫一满阿婆,是钟家的邻居。“娘和村里的老人们经常回忆,说是有一天,我的三个哥哥在屋门口洗澡的时候,就有国民党来抓人了,吓得我三个哥哥不得了,齐声喊一满阿婆。一满阿婆临机应变,把我三个哥哥做‘崽’喊。国民党就真以为我三个哥哥是一满阿婆的崽了,走了。后来一满阿婆只要看见有生人进村,就把我三个哥哥做‘崽’了!”钟俊英回忆道。 解密钟杰被捕全过程 对于钟杰是如何不幸被捕的?钟杰的孙子钟亮朋和钟俊英有不同的看法。 “1981年,韶山的曾炉匠到我家来搜集历史证明材料,从他口中,我得到了爷爷被捕的大体情况。”原来,1932年2月的一天,作为共产党通讯员的曾炉匠在获得钟杰被捕的消息后,很快,以杨振山为首的一支营救小分队急忙朝被捕地东湖塘谭家冲进发。但当他们赶到时,钟杰和另外几个红军战士早已被以曹明阵为首的国民党押走了。小分队最后决定隐秘在通往宁乡县城的必经之路——东湖塘与南田坪交界的石潭口上,准备劫人。可是,小分队守候了整整一天一夜,也不见国民党的影子。原来,狡猾的曹明阵获悉有红军化妆成老百姓劫人的消息,于是押着钟杰他们绕道道林,经善化县到达了长沙。两个月后再从长沙秘密押送到黄材杀害。 那么,钟杰是怎么被捕的呢?原来,1932年2月的一天,钟杰向隐秘各地的红军战士发出秘密通知,决定在该月的某日在东湖塘的谭家冲召开军事会议。而红二师一团的大队长邓桃生因看不到革命成功的希望,生发叛变之心,在接到开会的秘密通知后,将情报透露给了国民党曹明阵,并在开会之日化妆成老百姓实施抓捕行动。当邓桃生带队出现在钟杰面前,并说了句“对不起”时,钟杰随机开枪射击,并趁乱逃跑。“屋后三米高的围墙一窜就上去了,但当他跳下去的时候,穿在身上的长袍被生长在围墙上的荆棘畔住,耽误了逃生的时间。当他跑过两丘田,搞得一身泥糊了的时候,曹明阵他们扑上来,抓住了他。” 在钟亮朋、钟政华的带领下,记者在东湖塘社区井家冲见到了刘胜华。刘胜华告诉记者,他的爷爷刘炳生与钟杰是嫡亲的郎舅,是钟杰发展起来的地下党员,两家相隔不到五里。 从小,刘胜华的父亲告诉他,1931年的一天,钟杰将从国民党手里抢来的三支长枪和一支短枪,埋在邻居家门前的一兜南瓜藤下,叮嘱他爷爷和叔爷爷千万不要让外人知道了。但不知什么原因,还是走漏了风声。国民党很快就将他家包围起来,在房前屋后到处挖,也没有挖到。气急败坏,就将他叔爷爷抓走了。“爷爷十分着急,因为叔爷爷不经打,随时有可能把埋枪的事招供出来,到时不但枪保不住,还会引来杀身之祸。在万分危急的关头,爷爷挺身而出,想办法到牢房里将叔爷爷顶替了出来!”刘胜华回忆,“随后,国民党将爷爷吊‘半边猪’、‘压杠子’,几乎用尽了刑罚,可是,爷爷就是不招。”直到钟杰被害后,刘炳生才被人赎了出来。 钟俊英拿着革命烈士证书给记者看。 珍藏在县档案局的有关红二师的史料。 有关钟杰的资料。 采访后记 在国民党用尽了刑罚的情况下,钟杰仍然不屈不挠,视死如归。为了杀一儆百,国民党将他的头悬挂在县城南门桥上示众。 站在钟杰墓碑前,记者仿佛看到了85年前,一群为了党的事业、为了楚沩儿女今天的幸福生活而顶着杀头危险的仁人志士,以大无畏的英勇,在这方青山绿水间,书写出的一幅波澜壮阔的革命画卷。